中文    English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中国远程教育》 成人学习者能力建设的案例与启示/郝丹 等 

 

[编者按] 2008年6月11日到13日,记者全程采访并体验了一个为期三天的“设计持久性的学习活动培训班”。这期培训班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举行,是亚太财经与发展中心同世界银行学院共同策划和实施的“设计持久性的学习活动”系列培训的一部分,旨在帮助学员灵活整合现代信息技术和混合型学习方法,开发适合于成人学习者的有效的培训课程。学员分别来自国家财政部培训机构和省级财务部门机构,以及中国西部开发远程学习网的12个省级学习中心、国家开发银行干部培训局、清华大学教育扶贫办公室、农业广播电视学校网络教育中心、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等单位。

   在采访与体验的过程中,我们试图更多地关注培训方是否能够针对特定成人群体的学习需求,在成人学习能力的提升方面做出有效的推动。同时,培训活动强调成人学习的“持久性”,而其“受众”即学习者们多担负各自单位的培训工作,学习目的是领会和掌握组织与设计学习的方法,他们将面对和引领更多的学习者。这样,如何将成人学习的相关理念和理论贯彻到教与学的过程中,或许就显得更为重要。我们将采访和体验的结果,整理为一篇访谈和一篇案例简介,希望通过对这一类型的成人学习培训案例的呈现,为共同思考学习型社会中成人学习的相关课题,提供一点启示。



一、从“教学设计”到“学习设计”:因学习者而发生的转向

   记者:在三天的培训当中,我们每天都能听到的一个高频词是“学习设计”,这是贯穿整个培训的主题。从“教学设计”到“学习设计”,作为学习设计领域的专家,您是如何看待这一趋势的?这次培训所强调的“学习设计”,同这一趋势有哪些内在的关联?

   Adnan Qayyum(世界银行学院咨询顾问):学习设计这个概念的兴起是个非常好的现象。之前,很多教育工作者强调“教学设计”,但是最近,有向“学习设计”发展的趋势。这里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因素。首先,在现代培训中,人们更多谈论一个概念,HPI(Human Performance Improvement,人力绩效提升)。很多人心里有这样一种假设,如果学员在学习活动中感到比较满意,那这就是成功的学习活动。但实际上,很多情况下,人们即使对学习活动不太满意,也能学到东西。还有,人们在学习活动中学习到了东西,就能把它转化成绩效提升。HPI概念的侧重点在绩效,而非学习成绩。教学设计是把重点放在教师身上,把教师放在学习的中心,而学习设计则是把重心放在学习环节。

   这就引出了另一个趋势——知识管理。知识管理这个概念十多年前就有了,主要因为西方社会结构出现变化,老龄化问题越来越突出。很多机构担心随着退休人口增多,他们储存的知识会流失。所以,这些机构关心头脑里的知识有哪些可以提取出来加以储存,让仍在组织中的工作人员能够学习。把学习放在中心位置,主要是因为对知识的需求越来越强烈。有些知识光靠单纯的教学活动是无法完成传授的,我们要设法管理这些知识,让后来的人有渠道获取。

   与更加强调学习设计概念相关的,还有一个趋势——非正式学习,它是“在非正式环境中的学习(Learning in informal setting)”的简称。很多重要学习活动都是在正式环境之外取得的。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无时无刻不在发生这样的非正式学习,比如聊天、看报、打电话。与之相对的是正式学习,像在培训班、教育机构中的学习等。学习设计的理念承认学习无处不在,大部分学习是在正式环境之外取得的,而不再局限于“教学”的情境下。

   总之,学习设计的发展是个好趋势,学习者是优先考虑的对象,重心放在学习上,而非教师和教的过程。

   李扣庆(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副院长、亚太财经与发展中心副主任):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和亚太财经与发展中心希望在培训中能够担负一个共同使命,即加强能力建设,或者说是帮助大家更有效地学习,更有效地去应对各种各样的挑战。为此,我们组织了各种培训,每年大概有2万多人次来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接受培训,亚太财经与发展中心每年要为亚太以及国内举办10次左右的培训或研讨。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认识到:学习是因为经验导致的行为的变化,所以,学习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效,关键要看学习者在学习之后是否行为得到了改变,是否用所学的东西改变了他们的工作和生活,要看行为变化的持久性。

   张吉平(世界银行学院咨询顾问、世界银行东京发展学习中心高级远程学习专家和教学设计师):近年来,从整体感觉上来看,国内培训项目的教学水平有很大的提高。一方面,内容丰富了,教学方法多样化了,同时,也正在使用各种ICT技术,以期扩大培训的规模和效果。另一方面,培训设计也有沿袭老思路的方面,比如,以教师为主,重点设计教学的内容,培训的组织者往往偏重实施,而不太注重设计。所以,相应地也产生了一些困扰,像培训的效果没法评价等,这就很难衡量培训的经济效益和培训效果。同时,也有相当一部分教师在网络信息时代开始感到压力,感觉自己不能满足年轻一代强烈的求知欲和学习的需求。我们举办这样一个培训班,体现了以目的为导向来科学设计课程的理念,有利于满足人们开展有效学习的需求,也希望帮助大家提高教学培训和师资队伍建设的水平。

二、量身定做:强化成人学习针对性的应然之选

   记者:的确,在三天的体验中,我们发现培训机构很强调“以学习者为中心”,强调把这个理念贯穿在培训的内容规划、案例选择、课堂互动等学习活动设计的各个环节中。比如,这个培训项目实际上包含三次培训活动,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学习者群体,总体目标一致,但细节上存在差异。那么,培训机构的这种“量身定做”,是出于哪些具体的考虑?

   Philip Karp(世界银行学院亚太区项目部和中国项目部主任):比较一下这三次培训,第一个不同点是日程和内容稍有不同;第二就是案例的不同,而正是这些精心挑选的案例形成了我们整个学习活动和教学方式的中心。为了说得更明白些,我们可以举个例子来看:第一个研讨班是提供给财政部培训机构和来自省级的财务部门机构的培训,一开始,要求提供非常标准的课程设计方法,分享一些在其他国家开展混合式培训的经验。其实,这些参与学习的人,对于大学和大学中开展的远程教育都非常熟悉,但他们不知道如何对政府官员进行大规模的培训。所以,根据他们的需求,我们提供了半天时间的专题培训,并通过视频会议的方式来完成,介绍了来自英国、西班牙等欧洲国家政府部门的培训案例,也捎带介绍了一些服务组织的远程培训情况,例如银行,会计师事务所等等。这个“额外”设计的培训模块非常有意义,不仅利用视频会议的方式介绍了相关的案例,特别引入了欧洲国家的经验,并且让不少政府官员第一次采用视频会议进行学习。

   第二次、第三次培训活动中,设计者们仍旧坚持针对举办方以及学员的要求和兴趣,做了修改。第二次培训主要针对中国西部开发远程学习网,学员特别关注远程教育和电子学习,因此课程内容中加强了电子远程教育设计方面的内容。而在第三次培训中,接受培训的主要是来自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和亚太财经与发展中心等机构的教师,课堂面授是他们的日常工作,因此,设计者就更加强调课堂教学的方法、建议和手段的分享。比如,在这次培训中引入角色扮演、头脑风暴等方法,鼓励他们把这些在面授课堂上常用的方法,恰当地应用到电子学习当中。

   另外,我想提请你们注意一点,由于此次培训的对象都是成年人,因此,不仅在培训内容中会涉及到成人教育理论,我们更努力在本次培训的过程中体现成人教育理论的应用,让学习者不仅容易学,更能亲身感受到这一理论的应用——而这,也正是“以学习者为中心”的具体体现之一。

   记者:我们注意到,由于第三次培训的学员大多是来自高校或培训机构的教师,具备比较丰富的培训理论和实践经验,为其设计的培训内容中就多了一个“自学”环节,要求学员在参加面授培训前先阅读几篇有关学习理论的论文,而培训师就不再过多地讲解学习理论。在案例方面的调整,也更强调“针对性”,突出“量身定做”的特点。那么,能否具体介绍一下这次培训活动在系统设计方面的思路?

   Sheila Jagannathan(世界银行学院多媒体处E-learning专家):当Philip一开始来找我设计这个培训班的时候,我们的做法和平常差不多,采用的是学习设计的分步骤模型。我们考虑的是从整体的能力建设角度来设计这个学习班。我们考虑了受众是谁,谁是变革驱动者,希望取得什么样的结果,以及有哪些可测量的学习目标。然后,我们和客户磋商,讨论学习班的内容和学习安排。我们一共办了三期培训班,虽然总的目的差不多,但针对的受众各有不同。参加第一次培训的财政部官员,要么是负责学习活动设计、要么是负责培训活动执行的人员;参加第二次培训的中国西部开发远程学习网的人员,对于学习设计有一定的理解,对可以采用的技术手段有所了解;第三次培训的受众则主要是高校教师。所以我们做的第一步,是在课程安排上作一些调整,力图满足三个群体在学习需求以及学习结果上的差别;第二步,是对教材进行微调以适合中国国情背景,例如,我们把PPT重新设计,讲义重新编排,更换了其中的一些例子,包括修改其中的一些说明。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教师团队努力寻找和受众关系密切、和培训班目标与受众关联度较高的案例材料,因为案例是我们这个培训班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案例相关的学习时间占到所有学习时间的60%以上。学习小组把新鲜学到的学习模型马上应用到案例中,一起找到具体问题的解决办法。这也是培训班的核心内容。

   同时,我们还补充了一些相关的中文阅读材料,以适合学员的中国背景。我们的团队中,有来自中国的年轻的博士生作为辅导老师,他们对于我们培训班设计的本土化,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三、实用模型选择与关键因素的分析应对:落实成人学习的有效性

   记者:在培训活动中,设计者选择了一个容易接受、容易上手的学习活动设计模型——ADDIE模型,并认为这一选择考虑到了成人学习者的学习心理、工作经验和学习需求,有利于成人学习的可持续性,达成学得快、用得好的目的。能否介绍一下这个模型所蕴含的理念和形成的过程?

   Sheila Jagannathan:我们举办这几个培训班的总目的,是为了提升现代教学方法、提高相关教学技术的意识,让学员知道哪些技术可以采用,以提高教学的有效性。我们特别希望向学员提供系统的、分步骤的学习设计模型,并希望它能帮助学员掌握设计的方法,保障学习设计的高质量,帮助他们在今后设计高质量的课程。

   世界银行学院的ADDIE模型(Analysis-Design-Developnent-Inplementation-Evaluation)是这三次培训的核心内容。这个模型所包含的很多内容并非新东西,从事相关工作的专业人士对相关的概念和元素其实都是比较了解的。我们的做法,是把不同的模型中最好的部分整合到一起,使之更加有利于能力建设。而且我们很清楚,培训的目标并非进行学术研究,而是帮助改善学习设计实践,所以学习内容更侧重实践,而避免理论化。所以,我们从一些学习理论中提炼一些精华的东西,如:建构主义、社会建构主义,使学员了解到学习过程的层次性。最后形成的模型,我们称之为ADDIE模型。这个模型遵循思维的逻辑顺序,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顺序。按照这个模型,首先要分析需求,然后设计教学方法和工具,再进一步计划与实施,最后,要开展评估。此外,我们还引入了其他的理论元素,如布卢姆的目标分类法,借此告诉人们在学习过程中认知水平的层次是如何递进的,通过增强这一认识,学员就能制定出可测量的学习目标,并选择相应的学习活动。

   ADDIE模型还吸取了知识管理理论的精华,把知识分为两类: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根据这个理论,编码的、显性的知识是容易传授、记录、说明、储存的,而隐性的知识则正好相反。知识的类型不同,在传授时采用的方式也就不同了。比如,在传授隐性知识时,需要对话,需要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可以采用例如电话会议、面对面讲授、博客等技术手段;而在讲授显性知识时,可采用多媒体、录像等。所以说,我们教给大家这个框架,是要使学习设计者在考虑学习活动时有一个参考,帮助他们弄清楚:需要是什么、受众是什么、方式是什么、是什么类型的知识、什么样的授课方式、如何评估,等等。

   记者:在运用恰当的学习模型的过程中,以及在整个电子学习的过程中,还需要注意哪些方面的因素?

   Sheila Jagannathan:其实学习设计是与学习方法无关的,无论是在线学习、视频会议,还是面授学习,整个设计大体上都是一样的,都需要了解受众、目标和工具。当然,具体到在线学习的设计,有一些特别的地方需要考虑。首先,学习者是中心,学习者会和内容互动、和同学互动、和专家互动,所有这一切都因为技术而变为可能。所以,如果参与者之间都是孤立的,交互技术也不能发挥作用的话,这样的技术反而会成为一种阻碍,所以在进行在线学习的时候一定要提供很好的技术支持。

   另外,在线学习是自我监管,学习者必须很好地控制自己,动机就是很关键的。在设计的时候,我们要超越内容,考虑更多的活动,吸引学习者,刺激他们的动机。只是把不同的内容混合到一起是没有用的。一个网站不等于一个网络课程。网络课程应该有非常频繁的、有意义的互动,必须采用有意思的、可以吸引人的学习方法,诸如头脑风暴、案例等等,都可以在电子学习的环境中进行。如果带宽足够的话还可以进行基于多媒体技术的讨论,甚至是网络在线讨论。这里关键的就是需要加入很多的互动,包括内容的互动和专家的互动,以及同学之间的互动。

   还有其他的一些因素要考虑。比如团队。电子学习需要的团队取决于整个项目的规模大小,一个最基本的项目至少有一个专家团队,包括模块的设计者、课件的设计者、视频和音频的课件设计专家、技术平台的实现者,以及文本的撰写者。成本也很重要,这取决于课程活动的复杂性和规模、所用的技术,以及某一个国家的情况。最后,有关教学、教育、技术的因素,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学习内容中所使用的语言也要多样化,从而能够适用于不同情况和不同环境。最后,版权的问题也不能轻视。

四、远程教育:基于服务成人学习者使命的必由之路

   记者:在培训班的开幕式讲话上,李扣庆先生有一个“三足鼎立”的提法,强调形成学位教育、短期培训和远程教育事业共同发展的格局。请问SNAI是如何定位与发展远程教育的?下一步,在应用远程学习手段服务于成人学习者方面,有什么具体的计划?

   李扣庆:这得从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的使命说起,上海国家会计学院作为一个国家级的高级财会人才的教育机构,其使命就是为高级财会管理人才和相关部门的政府官员提供高层次、高质量的培训课程。从2000年我们学院组建以来,在一系列的实践当中,应该说提供了比较高质量的课程。但我们发现,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有两个值得关注的问题。首先,我们看到,有些高层的管理者,包括企业的管理者和政府部门的管理者,受到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没有办法到我们学院里来,按照我们规定的日程参加我们的培训活动。另外,我们还发现,中国需要得到高质量继续教育课程的专业人士众多。根据有关部门的统计,可能中国会计人员人数差不多达到1千万,这样的规模,可能不是任何一个机构面授能够解决的。所以,我们发展远程教育,第一,要为部分高管人员解决在继续学习过程中的时空矛盾,借助远程学习系统,他们就不必一定要在指定的时间、到指定的地点来学习;第二,我们也希望通过远程教育让广大的基层财会人员,特别是中西部财会人员,能够从我们的课程中受益。这就是我们发展远程教育的基本考虑。

   我们重视利用自己的平台,帮助世界银行推广研究成果,让更大范围的人共享这些成果。为此,我们在合作中结合了远程学习的形式,以更经济的成本,让更多人受益。我们将同WBI联合举办“商业银行风险管理”的培训,有来自亚太区域的10多个国家的50多名代表到上海参加面授培训,我们还会把课程远程传送到广西,让当地农村信用合作社的100多名代表与上海面授课堂的代表同学共享。

   记者:世界银行学院今后还将采取怎样的行动来提高促进远程学习和交流,特别是提高学习活动设计的质量和效果?

   Philip Karp:首先,我们从合作中发现,中国的培训机构、合作伙伴在知识、专业主题、案例方面已经非常出色了。我们也感觉我们的课程中有一部分非常受欢迎。无论我们的合作伙伴,还是参加学习的人们,都感觉到一种包含更多活动、更加容易产生兴趣的新方法。这些新方法、新学习理论,受到他们的好评。我们也非常鼓励同行之间的交流和学习,建立实践群体和实践社区,借此大大提高知识的利用率。开展同行间的相互学习以及建立实践社区,不仅仅是邀请外来专家授课、传授知识,更重要的是相同经历的人相互交流、集思广益。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应当借助现代信息技术,通过虚拟现实技术、电子讨论技术,使这个沟通网络持续下去,搭建联系的桥梁,形成长期的交流机制。

   世界银行学院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心如何设计有效的学习活动,如何通过设计学习活动来提高服务于成年人的培训项目的效率和质量。世界银行学院希望通过设计一系列培训,满足这一需求,并借此进一步开拓与其客户合作的领域。中国的培训机构、政府机构正在大力建设培训基础设施,特别是开展远程教育,像中国财政部和国家发改委投巨资建设的中国西部开发远程学习网,在中国西部设立了13个远程学习站点;其他机构,包括农业部、卫生部和一些大学等,也建立了覆盖全国的远程教育网络。WBI也通过使用这些已有的远程教育设施,组织传播了一些培训项目,成为远程教育内容的提供者。同时,为了探索更加可持续的支持方式,WBI正在尝试搭建远程教育体系,找到更适合自己的机制和方法,进行课程的设计和交互。显然,在中国开展的很多培训,诸如针对公务员、政府机构政府官员进行的培训方面,更需要课程设计、交互机制和方法的培训,很多培训项目还需要在课程设计和传播方面下更多的工夫。

http://www1.open.edu.cn/ycjy/benkan.php?id=129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上海市青浦区蟠龙路200号  邮编:201702  电话:86-21-6976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