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研究成果
 
研究成果 > 研究报告
 美智库专家谈救助金融体系 

                                                                   美智库专家谈救助金融体系
                                                                                     ——坏账银行、国有化和担保


       美国总计700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救助计划(TARP)已有3500亿美元付诸实施。然而,这3500亿美元却没有阻止近几个月来金融体系的进一步恶化。奥巴马新政府和国会很快就会讨论如何利用下一个3500亿美元。当下,有关金融体系救助讨论最为激烈的方法有三:建立“坏账银行”、担保不良资产以及银行国有化。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前摩根大通投资银行家道格拉斯?艾略特(Douglas J. Elliott)1月29日撰文,对三种方法进行了比较分析,提出“坏账银行”并非最优选择,而将不良资产担保和较温和的国有化形式相结合效果更好。现将其观点简介如下,以供参考。
       一、坏账银行
       “优质银行/坏账银行”(good bank/bad bank)的概念产生于1988年梅隆银行(Mellon Bank)的重构。当时,梅隆银行因大量与房地产相关的坏账和投资几近破产,更糟糕的是,这些资产到底价值几何,没有办法来确定(这与今天的情况类似)。梅隆决定拆分为两家银行,将所有的不良资产都划归名为格兰特街国家银行(Grant Street National Bank)的坏账银行中。这些不良资产以公平价值计入,大量的资本注入格兰特街国家银行以保证它们的估值不再降低。这一举措使梅隆银行起死回生,消除了持股人和债权人的担忧,使梅隆银行得以筹集更多的资金。格兰特街国家银行存在了七年的时间,其后并未接受更多的资金注入。
       现在有观点认为,美国应该在政府的支持下建立一个“坏账银行”,来接管金融体系中最糟糕的资产,以及估值最具不确定性的不良资产,特别是复杂的与抵押贷款相关的证券。“坏账银行”不仅需要资金来购买这些资产,还需要额外的资金以保证这些资产在现实交易中或以后不会低于最初的估值。
       然而,这一方法在操作层面上却有着三大问题。
       (一)不良资产如何定价
       不良资产很难定价,这也是当前金融体系一系列问题的根源。通常情况下,这些不良资产是复杂的证券产品,它们的市场价值对住房与信贷市场的变化极为敏感。更糟糕的是,因为从证券产品中组合包装产生这些不良资产的方法极为复杂,它们的价值改变与抵押贷款违约率和其它经济指数的变化并不呈线性相关。除了这些不确定性,目前这些证券市场已经出现严重的流动性不足,偶然交易的价格波动很大,并且受到与其经济价值几乎没有关系的供求的极大影响。因此,即使是在遵循公认的会计准则的情况下,不同的评估方,包括不同的银行,对于同样的证券也会给出差距相当大的估价。
       (二)资金如何筹措
       一种方案是政府为坏账银行提供或担保所有的资本金,这与最初的不良资产救助计划类似,财政部可以直接购买不良资产。另一种方案是,优质银行提供坏账银行所有或部分资本金。如果坏账银行的资本金全部来源于优质银行,这就会使双方共同承担风险。那些认为自己的不良资产状况并非特别糟糕的银行很可能反对这一方案。此外,如果银行体系因为向坏账银行提供资本金,使市场不确定性仍然存在,银行估值的不确定性就无法有效降低。
       最有可能的折衷方案是政府拔出大量资金作坏账银行的资本金,“优质银行”也可以是资金来源的另一个渠道。一旦获得资本金,坏账银行就可以借贷更多的资金来购买不良资产。需要注意的是,在一定程度上优质银行保留了部分坏账银行的股息,这就无法完全消除因资产负债表上存在不良资产而产生的不确定性,优质银行仍然面临一系列问题。正因为不良资产估值的不确定性,坏账银行的资本金/资产(主要存在形式是普通股)比率需要远远超出一般水平。
       (三)资产如何管理
       最简单的办法是持有这些资产直至到期日。然而,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一旦市场足够稳定,价格恢复合理水平,将资产售出更有意义,当然不同的资产需要不同的时间。即便是持有资产直至到期的方法也需要积极的管理。
       积极的管理可以由某政府机构承担,也可以外包给私人基金经理,或由公共和私人领域共同合作来完成。无论是哪种方式,与银行自己管理这些资产(在担保计划下的情况)相比,都有以下四方面的不利条件:
       1、招聘人员、建立机构、以及外包的工作都需要大量的时间。提供外包服务的人员都须熟悉背景情况、政府机构想要达到的目标和使用的方法。
       2、各家银行对于自身的投资组合都有深入的了解。政府机构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熟悉相关的情况。此外,政府机构掌握这些信息的动力要远远小于银行自己的员工。
       3、对于银行员工来说,公司和工作都岌岌可危,他们使资产价值最大化的动力要高于政府机构或外包人员。
       4、通常情况下,一个机构会产生惰性,其职能也会悄然增长。最终,解雇员工、取缔机构需要的时间可能会延长。
       二、担保不良资产
       消除或减少不良资产不确定性的另一个选择是由联邦政府为它们提供担保。这已经在摩根大通接管贝尔斯登以及支持美国银行和花旗集团的案例中体现出来。
       美国银行2009年1月份的交易可以说明这种基本方法。在不良资产担保计划下,美国银行可以获得高达1180亿美元的金融工具的帮助,政府为房地产相关的资产进行10年担保,为其他所有资产提供5年担保。按照协议,如果资产损失不足100亿美元,由美国银行承担。如果损失金额在100-200亿美元之间,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和财政部共同承担第二个100亿美元中的90%,即90亿美元,美国银行承受10亿美元的损失。如果损失更多,美联储将为其余980亿美元资产的90%提供无追索权贷款,美国银行承担98亿美元。
       为了获得政府担保,美国银行需向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或财政部支付40亿美元的美国银行优先股和其中10%优先股的认股权证。美国银行还同意为美联储承诺而未提取的资金支付每年0.2%的利息,提取的资金则是3%的利率加上利率掉期指数。
       提供担保的优势是多方面的:
       1、与坏账银行相比,就资产估值达成一致的要求没有那么迫切。比如,对于某批资产,如果政府认为它们仅仅价值100亿美元,而银行则认为应是120亿美元,那么就很难通过坏账银行来解决问题。相反,假如变成是政府为不超过80亿美元的损失进行担保,方案就更易于为双方接受。
       2、不良资产的管理工作仍由银行承担。银行比任何其他一方都更清楚自己的投资组合,并且由于切身的风险而有直接的经济动力使资产价值最大化。
       3、政府并不需要一开始就投入大量资金。这有两个方面的好处。从现实层面上来说,即便政府不向坏账银行注入资本金,或进行国有化,已经列入计划的巨额政府借款目前已很难被市场消化。理论上的好处则是政府的预算成本可能会延迟产生。
        4、与坏账银行相比,担保的方法可以更灵活地适应不同银行的不同状况。比如,形势稍微乐观些的银行可能愿意承担更多潜在损失,以减少向政府支付的成本。旨在针对整个银行体系的唯一的坏账银行很难做到这一点。
       5、与目前的状况相比,担保使得各银行更易于持有不良资产直至到期日。一旦资产损失达到担保的水平,其市场价格持续下降的趋势就会停止或大幅减弱,缓解了立即售出资产的压力,也避免了未来市值的进一步下跌。有观点认为,目前的市场价格严重低估了这些资产的真实经济价值,如果事实如此,那么担保的好处就更明显了。坏账银行和国有化的方法也可以带来类似的效果。
       6、担保可以大大降低银行监管资本需求,改善银行相对资本状况。坏账银行和国有化也可以达到这种效果(国有化在技术层面上并不能实现这一点,但是如果银行是国家所有,资本需求在很大程度上就无关紧要了)。
       三、国有化
       较为激进的国有化形式是由政府强硬地接管表现乏力的金融机构。政府采取严格务实地方法计算不良资产的价值,并对各金融机构的资本充足率提出更高要求。如果金融机构不能很快筹集到所需资本,它们将被接管、重组,或清算后再次私有化。这不仅涉及大的金融机构,还包括小型银行。
       该方法的支持者认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瑞典即是采取了这种更为激进的方法而成功救助了自己的银行体系。与之相对的是九十年代的日本,因为未能采取果断措施而经历了长期的痛苦。这种形式的国有化也满足了公众的需求,他们要求对于不负责任地冒过度风险的银行管理者和持股人进行严厉惩罚。当时瑞典的情况是,这些严厉措施的压力促使一些大银行想方设法筹集到私人资金以弥补他们的损失,同时保留了较高的资本头寸,而不是被动地等待国有化。在多家大银行中,瑞典最终仅仅接管了两家银行,其中一家之前已经部分国有化了。
       然而,它的不利之处在于,严厉的措施有可能会造成一些本可以渡过这次危机的银行被政府接管。措施越严苛,受影响的银行就更多,某些银行本来可以生存下来却被政府接管的可能性就越大。有观点认为,政府经营银行的能力并不比私人领域强。探索较温和的国有化形式并与政府担保不良资产结合起来,可能是解决当前危机更好的办法。
       四、几点启示
       从世界金融体系的发展历史来看,坏账问题是困扰各国银行业的痼疾。金融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各国采取审慎而又恰当的方式处理银行体系内的不良资产。当前美国银行业的坏账问题已经成为金融体系的毒瘤,如不及时清理将使美国经济陷于更大困境,并使全球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
       就美国国内来说,对于坏账银行计划有不同意见。支持观点认为,坏账银行可以将不良资产剥离出金融体系,彻底解决问题,仅仅提供担保无法完全消除市场的不确定性。反对者的观点与艾略特所虑类似,认为坏账银行的资金来源难以解决,可能会给纳税人带来过多负担,再加上美国当前的赤字水平,坏账银行即便建立起来,也可能难以为继,甚至使美国的债务状况进一步恶化。
       一般看来,不同的救助方法各有所长。坏账银行在历史上有成功的经验。次贷危机发生以来,不同国家采取的金融救助方案各异。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等均采取了注入流动性和为银行提供担保的方式。美国则不仅有注资,担保,还更多采用了国有化的形式。各种方法的效果如何,目前还难以见分晓。针对不同情况,灵活选择不同的策略组合,可能更为有效。



相关附件下载:点击此处下载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上海市青浦区蟠龙路200号  邮编:201702  电话:86-21-6976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