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研究成果
 
研究成果 > 研究报告
 美智库专家谈银行资本和压力测试 

     日前,美国政府启动对19家规模最大银行的“压力测试”,以检测在经济衰退进一步加剧的情况下,银行资本是否足以抵御危机。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前摩根大通投资银行家道格拉斯•艾略特(Douglas J. Elliott)对压力测试如何进行以及银行“资本”的适宜水平进行了细致分析。他指出,银行所持资本并非越多越好,由于资本价格的高昂,资本水平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会使收益率降低。
一、压力测试如何进行
     美国监管机构要求资产总额超过1000亿美元的19家银行控股公司进行压力测试,如果测试结果显示资本水平不足,那么这些银行必须筹集额外的资本。测试目前正在进行中,结果会在4月前产生。
     压力测试是在假定经济收缩程度超出预期,住房价格进一步下滑的情况下,检测银行资本水平的变化。其主要目的是保证银行业巨头有足够的资本应对更糟的经济环境。如果经济环境进一步恶化,不良资产造成的损失会进一步加剧,其他种类的贷款也将受到拖累,如商业贷款的损失已经愈发明显。压力测试即是确定经济衰退将影响到的所有信贷来源和投资损失。
      通过严格和统一的测试,并注入必须的额外资本,银行体系的信心会重新恢复。存贷人和银行自身信心的恢复将有利于银行运营的正常化,以及信贷活动的增加。
      美国19家大银行是非常复杂的经济实体,监管机构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依赖各家银行的内部模型来确定不同情景下的可能结果。然而,监管机构更倾向于严密监管模型建立的程序,并强制要求统一性和严格性。监管者还将邀请众多的顾问来评估测试过程和结果。从总体上来看,通过模糊处理或欺骗的手法影响测试结果的可能性并不大。不过,关于不良资产如何定价的争论仍无法避免。
二、压力测试后如何筹集资本
      压力测试将对银行提出暂时的增加资本的要求。监管机构有可能要求银行提前筹集资本,在整个测试期内使一级资本比率达到6%(这个水平被认为是资本状况良好)。有迹象显示,最低6%的一级资本中有一半需要是普通股。
     压力测试后,银行有6个月的时间筹集不足的资本。如果银行无法,或不愿从投资者中筹资,美国财政部将购买新的优先股,使银行资本充足率达到测试结果的要求。这些优先股是强制可转换的,也就是说,如果7年后它们未被回购将自动转换为普通股。在这7年内,银行可以回购部分或全部的优先股。所有的转换价格设定为2月10日政府公布金融稳定计划之前20个交易日银行平均股价的90%。
      就优先股的上述设定使得联邦政府资金在需要的情况下可用于提供普通股。同时,如果银行管理层认为交易条款并不具吸引力的话,他们可以避免联邦政府持有银行的普通股。银行有6个月的时间通过其他途径筹集资本,也可以在7年内回购这些优先股。这种平衡非常巧妙。一方面,它使市场和公众看到政府在需要的情况下会提供最优质的资本;另一方面,它避免了给现有持股人增加恐慌,他们有可能担心所有权会被稀释,从而售出股份,引起股价下跌。股价下跌会使恐慌进一步蔓延,这对银行和政府都不是好消息。
     银行需对政府购买的优先股支付9%的股息,这一费率比市场水平低得多,尤其是考虑到银行可以以固定价格将其转换成普通股的情况。这并不是说政府必然会有损失,但从理论上讲,如果政府承担与之类似的风险,应该会获得更高的收益。如果政府购买这些优先股,也就产生了机会成本。当政府以同样的条件向19家大银行提供资金,购买它们的优先股时,这种机会成本就大大增加了。原因在于,收益水平较高的银行可以在市场上以更低的成本筹集资金,它们不会利用政府资金,只有那些从市场筹资成本很高的收益较差的银行才会选择政府资金。
     这一机会成本将在政府购买优先股时作为补贴支出计入预算。政府已经在其预算提案中建立了总额2500亿美元的应急储备金,针对政府资金用于为银行提供支持的可能损失。这一储备金中的一大部分很有可能用来满足压力测试后对银行资本的要求。
三、银行不愿持有过多资本的原因
      资本的特点就在于它高昂的价格。正因为资本承担了银行贷款、投资和运营绝大部分的风险,资本供给者要求得到更多的回报。
      如果银行将资本充足率在需要的基础上增加50%,为了保证持股人的回报,银行必须提高贷款利率以及其他服务收费。尽管银行风险有所降低,持股人理应接受较低的资本回报,但实际情况通常是,资本总成本增加,供给者要求的回报也随之增加。正如人们希望银行提高资本水平一样,持股人希望提高资本的回报率。从某种意义上说,不论是公开的还是隐性的政府担保,都会降低银行增持资本的价值。在一定程度上,银行增持资本是将风险从纳税人转移到了持股人身上,因为此前由存款保险基金或政府救助资金承担的损失现在由持股人承担了。
     资本充足率是资本效率和银行安全之间折衷的结果。政策制定者和监管机构并不希望要求银行持有过多资本,给贷款交易带来摩擦成本。同时,收益率降低对于银行及其持股人都有害无益。
四、压力测试的意义
      压力测试的结果将要求银行提高资本充足率,这种要求是暂时的。随着金融危机缓和,市场对于银行清偿能力的担心消除,它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当然,目前要求银行提高资本充足率是非常必要的,它有助于银行通过股票市场逐步重组资本。如上文所说,在给定的营业水平上,银行持有的资本越多,单位资本的收益率就越低。只要银行的资本水平是安全的,资本充足率越低,银行普通股的价值就越高。过于保守会使持股人收益降低,以合理的价格筹集新的普通股就会更难。提高资本充足率的要求在短期内(几年)不会对资本定价产生大的影响,但如果这种要求持续相当长的时间,资本价格将会受到较大影响。
五、对我银行体系的借鉴意义
     次贷危机自2007年中爆发以来,银监会于7月下旬要求各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资产规模500亿元以上的城市商业银行以及在华外资法人银行对自身房地产贷款情况展开“风险自查”。2007年12月25日,银监会再次制定下发了《商业银行压力测试指引》的通知,督促各银行积极进行风险排查,完善自身的资本状况。
      压力测试是金融体系监测风险的有力工具。由于我国金融体系相对良好的状态,压力测试一直未引起我相关部门和市场的重视,此次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逐步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我们认为,在我国金融体系逐步完善的过程中,压力测试应该常态化、规律化,为各银行以及监管部门提供及时准确的信息,从而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提高单位资本收益率。银行体系压力测试的结果也应及时向财政部、发改委等相关部门进行通报,加强宏观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协调。同时,各银行压力测试的结果还需及时向市场公开,提高银行资本状况的透明度,使投资者和公众的知情权得到切实保障,促进我国金融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



相关附件下载:点击此处下载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上海市青浦区蟠龙路200号  邮编:201702  电话:86-21-6976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