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研究成果
 
研究成果 > 研究报告
 北非中东政治动荡背后的经济因素 
      继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后,埃及政府更迭,利比亚内战大爆发。突尼斯变局的溢出效应快速向其他北非和中东国家蔓延,巴林、伊朗、也门的局势持续紧张。
      这些国家普遍面临着两极分化严重、公共服务匮乏、治安执法人员为所欲为、官僚机构臃肿等问题,但我们认为其背后的经济原因是导致事件爆发的主要因素:粮食价格上涨和大规模失业浪潮冲破了经济复苏的薄弱堤坝,冲击了社会稳定,击碎了国民信心。国家经济发展成果未能惠及普通民众,导致民怨沸腾,最终演化为政治危机。
      一、经济因素分析
      这些北非和中东国家大都属于资源型国家。突尼斯曾被称为非洲最具竞争力的国家;人口大国埃及是阿拉伯国家的核心;利比亚是欧佩克成员国,原油储量在欧佩克中排名第七,被称为“非洲的大门”。他们在北非、中东阿拉伯国家中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和代表性,取得的显著经济成绩在阿拉伯国家中也颇有影响力,但全球金融危机后经济复苏疲软,迅速增长的人口和失业率、持续攀升的粮食价格伴随两极分化进一步加剧,民众在经济上的不满直接诱发了政治变动。
      (一)金融危机冲击了经济发展
      金融危机之前,2003年至2007年,突尼斯的GDP年均增长率达5.46%,埃及经济保持了平均6%左右的增长。但鲜亮数据打造出的“经济奇迹”背后是两国对欧美市场的高度依赖。金融风暴袭击带来的欧美经济低迷令突尼斯和埃及经济也遭受挫折:国际贸易下降,外国直接投资减少,民众就业和生活水平深受影响。突尼斯外贸依存度高达114%,近80%的产品出口欧洲,其中纺织业占全国工业出口额的36%。2008年突纺织业出口出现近几年的首次负增长,2009年底对外出口下降17.1%,进口下降13.1%,外来直接投资规模较上年减少近3亿第纳尔,创造就业机会较上年减少25%。埃及实体经济亦呈下滑趋势,其传统的旅游、侨汇、苏伊士运河收入和石油天然气出口四大经济支柱在全球经济危机的作用下均呈现萎缩态势。2009财年,埃及经济增长率为4.7%,远低于前一财年的7.2%。突尼斯和埃及的支柱产业之一旅游业也严重依赖欧美市场,受危机影响,旅客数量增幅缓慢甚至下降。利比亚以石油出口为经济的主要引擎。2009年,受金融危机影响,石油收入比2008年减少56.2%,全年实际GDP较上年下降1.6%。
      (二)失业率攀升酝酿社会不安浪潮
      失业率攀升,尤其是青年失业人口居高不下,为反抗和不稳定提供了前提,酝酿了社会的不安浪潮,成为一些阿拉伯国家经济安全的巨大威胁。
      据《2010年阿拉伯地区千年发展目标报告》估计,阿拉伯地区在2005—2008年的平均失业率为12%,年轻人的失业率更高达30%。由于人口增长迅速,到2020年,阿拉伯国家需要创造5100万个新的工作机会,届时阿拉伯国家的青年失业率将为全球平均失业率的一倍。
      1、人口结构变化,青年失业人口比例加大
      埃及人口部门2009年5月的数据显示,埃及日均增加人口4500人,年均增加超过160万人,人口出生率为21.27‰。过去几年,埃及经济曾以7%左右的速度增长,但受制于人口膨胀,人均收入增长有限。此外,人口迅速增加改变人口结构,年轻人口数量急剧扩大,2010年其24岁以下的人口约占总人口的52%。
      伴随就业者增加的是青年失业率的攀升。与1990年相比,2010年在埃及进入就业市场的就业者增长约50%,在突尼斯增加约30%。世界银行资料显示:2009年埃及整体失业率为9%左右,其中15-24岁男性失业率为23%;突尼斯近年平均失业率为14%,其中15-29岁人群的失业率达30%,15-24岁男性失业率达31%。
      2、产业升级滞后,“有文化没工作”的人口数量增加
      由于经济仍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廉价劳动力,产业升级缓慢,教育与社会需求脱节,直接造成“知识与力量”的分离。埃及毕业大学生占失业大军的比例接近三成,每年接近8万的毕业大学生中只有四分之一的幸运儿能够就业。
      (三)高通货膨胀和粮食价格攀升直接降低民众生活水平
      北非、中东阿拉伯许多国家近几年经历着高通货膨胀。阿拉伯统一委员会资料显示,2008年利比亚通货膨胀率达12%,埃及达11.7%。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尤其是粮食价格居高不下,为民众的不满情绪火上浇油。中东阿拉伯国家大部分地处干旱区,粮食主要依靠进口。利比亚是粮食净进口国,突尼斯2008年小麦进口额排名第二十,埃及粮食进口额位居世界第三。2008年埃及曾因主食面包供应短缺发生暴动,当年粮食价格比2004年翻了一番。
      由于世界各国的粮食需求日益增长,加上严重极端气候现象频繁、投机性投资行为风靡及石油价格迅速攀升等推动因素,粮食价格自2008年起迅速攀高,2009年趋于平稳,2010年后再次攀升。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2010年12月全球粮食价格指数达到史无前例的215,奶制品、谷物、肉类食品价格接近历史最高纪录,糖和食用油等食品价格超过2008年最高水平;玉米和小麦的国际价格也接近2008年最高水平。至2011年1月,世界粮食价格指数已连续第7个月上涨,创下自1990年以来的最高纪录。
      (四)贫富差距拉大,经济发展成果未能惠及百姓
      联合国的一份阿拉伯国家发展报告显示:许多阿拉伯国家的贫困率居高不下,大约有6500万阿拉伯人生活在贫穷中。一些阿拉伯国家拥有巨额天然资源收入,掩盖了经济体本身存在的漏洞。而这些收入又多用于投资外币资产和境外,财富汇集于一小部分人手中,真正用于改善人民福利、投资国内实体经济的较少,国家经济发展成果未能惠及百姓,加剧了国内实体经济的衰退,贫困率高企,贫富差距拉大。
      2月13日《埃及新闻报》上有文将埃及全国人口划分为三个阶层:第一个富裕阶层占人口总数的20%,拥有全社会55%的财富。他们腰缠万贯,挥金如土。第二个阶层是占人口20%的中产阶层,占有27%的社会财富。剩下60%的人口构成了最后的贫困阶层,他们拥有的财富占18%,这其中有占总人口20%的人每日生活费不足1美元。
      贫富分化加剧了社会的对立。突尼斯政变中,经济实力较强、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中产阶级的加入使这次示威活动与以往大不相同。中产阶级是一个相对开明、在社会中扮演生力军角色的群体。他们已脱离穷苦,维权意识随着经济生活的自由而日渐觉醒。经济现状令他们对现行的生存体制感到灰心失望,走入了反抗队伍,甚至走在队伍的前列,成为此次示威反抗取得成功的决定性力量。
      二、北非、中东政治动荡所产生的影响
      (一)对世界经济的影响
      1、推高油价和金价
      利比亚局势的恶化以及动荡局势的蔓延加剧了国际尤其是西方国家对石油供应不足的恐慌。利比亚是非洲第三大产油国,世界第十二大石油出口国。目前受骚乱影响最严重的地区正是重要的石油产区,各石油输出港口均开始关闭。英国石油公司BP和英荷皇家壳牌公司等大型石油企业已开始执行员工及家属的撤出计划。受局势影响,国际油价已超过100美元/桶,最高时接近120美元/桶。投资者的避险需求推高金价,国际黄金价格从1340美元/盎司的弱势格局翻转,再次突破了1400美元。与此相对应的是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近日连跌,逼近12000点的重要指数关口。
      2、拖累世界经济
      北非和中东阿拉伯国家的变革浪潮正在拖累原本就很脆弱的世界经济。欧洲每天消耗中东原油大约1400万桶,如果巴林危机蔓延到沙特阿拉伯,或者伊朗发生反革命运动,那么每天经由霍尔木兹海峡运输的1700万桶原油供应可能被中断。而意大利、西班牙等刚刚经历了债务危机的欧洲国家,更易受到石油价格上涨的打击,令经济雪上加霜,直接导致欧元走软,甚至会再次出现欧元信任危机。此外,英国经济去年第四季度萎缩,也易受到石油价格上涨的伤害。美国经济虽仍可以吸收上个星期的石油价格,但如果中东动乱继续推动油价以该幅度持续攀升,则该幅度的燃料开支上升将剥夺27万人的就业。在日本,90%左右的石油依赖从中东进口,日本国内经济也已受到石油化学制品价格上涨的压力。东京工业品交易所的原油期货22日创下两年零四个月以来的新高。
      (二)对国际地缘政治的影响
      中东阿拉伯国家已成为地缘政治的焦点,一旦政变继续发展,伊斯兰教组织的影响力进一步壮大,全球国际关系将可能重新洗牌。以色列前途、反恐合作、移民问题的解决以及欧美对原油出口国的政治影响力都将存有变数。穆巴拉克统治的埃及曾是美国的忠实盟友,但阿拉伯国家的穆斯林力量则更希望摆脱欧美控制。如何维持美国的战略利益和既得利益,又基于其一直宣扬的民主,照顾到抗议者的民主要求,是美国目前正在中东局势中平衡的问题。而欧洲更靠近中东,最头痛的直接问题是难民流入,这为欧洲社会的就业和社会治安形成了巨大压力。
      (三)对我国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影响
      受局势影响,我国在中东地区的投资和承包工程会受到损失,应关注主权风险,做好应对复杂局面的准备。原油供应方面,对于中国来说,由于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东南亚等其他原油供应地进行有效的原油供给,如果中东产量锐减,进口量可能会大幅减少,但不会出现太大危机。
      地缘政治方面,我国对中东地区的影响力随着与其原油市场的关联度增大而日益加强。中东国家对我国能源安全和经济发展具有重大意义,也是我国重要的贸易伙伴。此外,我国是多民族国家,其中有10个少数民族信仰伊斯兰教,有2000万人口是穆斯林,我国西北少数民族地区与这些国家的伊斯兰组织的交流日益增加。中国和中东国家的关系一度受到欧美力量的掣制,在此乱局之时,应关注中东各种社会力量的动向,权衡利弊,认清实力,在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互利共赢的合作基础上,发挥政治大国的作用和中国因素的影响力。另外,“十一五”期间保障房建设取得一定成绩,2011年将新建1000万套保障房,满足中低收入阶层的需要。
      三、几点思考
      温总理政府报告指出:“应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坚定不移地走共同发展道路,使发展成果惠及全体人民”,“要坚持把改善人民生活作为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结合点,把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和社会可承受的程度统一起来,以改革促进和谐稳定,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宁有序,国家长治久安”。
      经济发展和收入分配公平可以缓解社会矛盾,给社会经济改革提供更大的空间。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是社会维稳的重要因素,但一味追求经济数据的增长不是经济发展的目的。“经济越发展,越要重视加强社会建设和保障改善民生”。突尼斯在2009年和2010年连续两次被世界经济论坛评为非洲最具竞争力的国家,最终,被暂时掩盖的激烈社会矛盾爆发,打破了“突尼斯奇迹”的光环。
      今年是我国“十二五”开局之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大战略任务刚刚破题,要实现经济社会平稳转入科学发展轨道,应对国际社会的经济、政治挑战,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应加大改革的力度,为保证宏观经济稳定,完善生活保障体系、教育体系等社会公共服务提供良好的制度支撑,实现平稳的、无中断的经济发展和转型,避免社会领域的复杂矛盾借由经济领域的压力而放大与激化。
      (一)完善收入分配公平,使广大群众更多分享发展成果
      “十二五”期间要实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实际增长超过7%的目标,应通过提高城乡低收入群体的基本收入,完善收入分配调节体系和整顿和规范收入分配秩序等举措,来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加快形成合理的收入分配格局”。扭转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的趋势,使广大人民群众更多分享到经济发展成果。
      (二)应对人口结构变化和就业压力,构建经济发展安全网
      人口结构是影响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增加就业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优先目标。但不同于中东阿拉伯国家,我国面临人口老龄化的难题,“未富先老”将成为我国“十二五”最重要的挑战,结构性失业问题的解决也迫在眉睫。“十二五”期间我们要完成人均预期寿命提高1岁的目标,今年预期实现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失业率控制在4.6%以内。    
      因此,必须采取有力措施应对人口结构变化,加速医疗卫生,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体系的配置和完善,均衡城乡之间在教育、医疗等社会财富的配置,以适应新时期社会公共服务需求快速增长的要求,缓解人口就业的结构性矛盾,增强民众的安全感和平衡感。今年中央财政拟投入423亿元用于扶助和促进就业,此外还将通过加强公共就业服务、加强职业技能培训和根据我国劳动力结构特点扶持相关产业发展,满足不同层次的就业需求。
      (三)推进各领域改革,为经济发展提供有力的制度支撑
      改革可以消除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中的体制性障碍,建立有利于创业和创新的制度环境,使上层建筑更加适应经济基础的发展变化需要,为科学发展提供坚实有力的保障。应加强政府工作的透明化和公开化,杜绝利用权力垄断市场、与民争利的情况,加强廉政建设,反腐工作常抓不懈。人民对政治参与度的提高和维权意识的增强也会从另一个角度制约腐败滋生。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上海市青浦区蟠龙路200号  邮编:201702  电话:86-21-6976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