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研究成果
 
研究成果 > 研究报告
 简析美国奥巴马新政 
      奥巴马总统任期已近两年半,目前已经开始连任的选战。奥巴马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之际上任,其通过政府干预来谋求国家长期战略利益的思路及其政策被称为“奥巴马新政”。奥巴马问鼎白宫后,对内重整产业,加强出口,维护美元地位,保持其超级大国的优势;对外主张 “巧实力”,调整战略重点,由“单边”转向“多边”,由“反恐”转向“回归亚太”。
      一、对内政策
      奥巴马受任于经济危机之际,奉命于巨额赤字之间。在其任期头两年主要忙于经济复苏,为此颁布7870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积极救市,救助汽车产业提振市场信心,增加基础设施投资并采取“出口倍增计划”创造就业。2011年国情咨文中,奥巴马把注意力转向“赢得未来”。他指出,美国经济已进入复苏新阶段,在接下来的两年应着力推动经济高速发展,以使美国在21世纪决定兴衰成败的全球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为此,奥巴马大力推动政府在创新、基础设施、教育、新能源等领域追加投资,以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和就业岗位,重塑美国在科技、新能源等领域的先发优势。
      奥巴马颁布了一系列计划和法案,但失业率居高不下仍是他面临的巨大挑战。2010年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借医改法案引起的许多民众不满一举夺回众议院多数席位。
      (一)7872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
      2009年2月17日,奥巴马签署了《复苏与再投资法案》,计划在2009年到2019年投入7872亿美元刺激经济,收获了奥巴马执政后首个重大立法胜利。该法案通过政府支出手段帮助美国经济走出衰退,使美国避免了被金融大海啸卷入经济大萧条的困境。
       “对教育进行全面改革”是奥巴马竞选时的另一重要承诺。2008年底的金融风暴冲击了美国经济,也直接影响了美国的教育财政。在7872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中,1410亿美元直接拨发给教育系统,不仅为因经济衰退而面临困难的学校提供稳定资金,而且也力图通过拨款引导美国基础教育发展,为基础教育改革奠定良好基础,振兴危机中的美国经济。
      (二)汽车产业救助计划
      汽车业是美国传统经济的脊梁,是美国制造业的支柱。为救助在金融危机中纷纷告急的汽车产业,奥巴马采取“固本”与“立新”并举的措施,一方面救助三大汽车巨头:通用、克莱斯勒和福特;另一方面,大力推动电动车等新能源汽车发展。
      2009年2月,奥巴马成立“汽车顾问团队”,主要负责研究相关汽车产业的金融救助方案等政府政策。2009年3月,向汽车零部件制造商提供50亿美元金融援助。
      2009年6月1日,奥巴马宣布将对通用汽车采取援助措施。自此至2009年7月10日,美财政部累计为其提供430亿美元的现金救助和70亿美元直接贷款,持有通用60.8%的股权。2010年5月,实现2007年以来首个季度盈利;8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IPO(首次公开募股)申请。2010年11月18日,通用正式在纽约交易所和加拿大多伦多交易所挂牌上市,通过在资本市场售股来回收美国政府数百亿美元的注资,实现其所有权向大众持股人的转移。通用成功上市,成为奥巴马展示其金融危机期间主张救援经济政策成效的一张王牌,对奥巴马政府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
      2009年4月30日,克莱斯勒正式宣布破产,将由美国政府和菲亚特接手。联邦政府在重组后的克莱斯勒持有8%股权。2011年5月2日,克莱斯勒实现在美国政府资助下摆脱破产保护状态后两年来的首次季度盈利。
      2009年6月23日,奥巴马政府从国会贷款计划中拨发59亿低息贷款。2010年8月,又对美汽车业三大巨头中唯一没有申请紧急破产保护的福特公司提供2.5亿美元贷款支持出口。美国进出口银行将向福特提供31亿美元的融资担保。自2009年6月以来,美国汽车制造商已经增加了5.5万个就业岗位,这是汽车业十年多来就业增长最快的阶段。
      2010年6月,奥巴马政府通过了为电动车发展再提供60亿美元津贴的提议,以使美国能在电动车技术领域保持领先地位。之前拨款250亿美元用于插入式电动车发展,并为电动车购买者提供达7500美元的减税优惠,之后又拨款24亿美元以支持新一代车用电池的研发。
      (三)出口倍增计划
      2010年奥巴马在国情咨文中提出启动“出口倍增”计划,将扩大出口提升到关乎美国未来命运的战略高度。其核心内容是美国要用五年时间使其出口规模翻一番,创造200万个就业岗位。
      “出口倍增计划”表明了奥巴马加强出口、提高就业的决心。奥巴马政府希望通过科技创新推进国内“再工业化”进程,突出美国新技术、新产业和新产品的领先地位,为扩大出口创造技术优势。同时,政府协助推动美国产品在全世界销售。此外,美国将会长期采用“弱势美元”的政策,为扩大出口创造最佳的汇率工具。
      另一方面,五年实现“出口倍增”也颇具难度:这要求出口平均每年增速15%左右。美国官方数据显示,2000—2008年,美国出口年均增速只有6%,2009年由于金融危机则有14.6%的负增长,十年未能实现翻番。在最近60年的历史上,美国只有一次五年实现出口倍增,即1969—1974年出口值五年内增长170%。
      (四)签署新医保法案
      医疗保障体制改革是奥巴马上任伊始对内开展“新政”的主攻大业。2010年3月23日医保改革法案正式签署,兑现了奥巴马竞选时的主要承诺,达成了民主党人的百年夙愿,是奥巴马政府的一大胜利。
      但法案在参众两院投票通过时两党壁垒分明显示出的巨大政治、利益分歧却难以弥合。处于利益攸关方的商业保险公司一直靠让更多身体健康的人购买保险来“分散风险”,因此“全民医保”政策对他们的冲击不言而喻。法案中包含的强制性保险条款与美国传统的自由市场经济观念发生冲突。
      另外,来自民众的反对声也一度超过支持声。参众两院的医改方案都包含增加税收条款,因此也被称为“劫富济贫”方案。2010年盖洛普调查显示,美国中产阶级对该法案的反对率高于支持率。65岁以上老人的反对率最高,因为政府计划从2012年开始削减老年保障医疗的部分,这意味着将使他们面临更高的保金或打了折扣的服务质量。奥巴马民众支持率一度跌破50%。
      共和党中期选举夺回众议院控制权后,于2011年1月19日在众议院投票废除新医改法案。这一举措虽无“实质”意义,但预示着共和党掌管的众议院定将通过限制政府预算,以不支持调高政府借款上限等议题为砝码,阻挠法案的进一步实施。
      (五)金融监管法案改革
      2010年7月21日,奥巴马签署金融监管改革法案,使之成为法律,掀开了华尔街的后危机金融监管时代。根据该法案成立的金融监管委员会,加强了对威胁国家金融稳定的系统性风险的监管;在美联储下设立消费者金融保护局,规范以往不在监管范围内的金融工具;扩大了联邦储备委员会和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权限,授权政府拆分即将破产的金融机构,限制银行自营交易,从严监管金融衍生品。奥巴马此举积极地应对了2008年金融危机引发的金融市场失信问题,是其继经济刺激计划和新医保法案之后的又一重大举措。奥巴马赢得了法案,却没有赢得民意。彭博新闻社日前在全美范围内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近80%的美国人对新法在防止危机重演方面的作用表示怀疑,超过75%的人怀疑新法能否使居民储蓄和金融资产变得更安全。另有民调显示,47%的美国人认为,最终版本的金融改革法案对金融行业的保护甚至多过消费者,只有38%的人认为消费者将从改革中更多受益。
      (六)两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
      奥巴马的一系列政策刺激了经济,却未解决失业率居高不下的问题。美联储实施的第一次量化宽松政策,以购买债券的方式创造了1.7万亿美元,稳住了金融市场,拯救了银行业,但对就业和消费却帮助甚微。2010年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长仅为1.6%,利率在0-0.25%的低点,失业率达9.6%。为抵御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增加市场流动性以提振经济,美联储于2010年11月3日推出了购买总额6000亿美元债券的第二轮量化宽松计划。
      第二轮量化宽松预定今年6月到期。目前,伯南克已否定了到期后会有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的出台,但表示美联储支持经济的政策将继续存在。有专家认为,美联储和美财政部可能会在较长时期内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因为美国经济复苏依然脆弱,而目前美国公共财政赤字严重,在财政政策不得不收紧的情况下,只能寄希望于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支持经济复苏。
      高失业率是奥巴马两年多来一直苦心应对的问题。可以说,奥巴马寻求连任最主要的竞选对手不一定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而一定是美国失业率。按照美国有关专家分析,历史上凡是要求连任成功的总统,失业率都不能超过8%。
      (七)赤字难题和财政预算僵局
      奥巴马政府没有让巨额赤字妨碍财政刺激政策,但由此造成的联邦政府赤字和美国债务急剧攀升问题也同时提上日程。奥巴马接任时,美国政府财政赤字已达1万亿美元,金融危机令美财政赤字雪上加霜。2009财年美联邦政府财政赤字达1.42万亿,占GDP比重达到10.8%,居发达国家财政赤字的最高水平。随着救助计划接近尾声和经济的起稳回升,2010年9月底结束的2010财年赤字降至1.294万亿美元,GDP占比9.8%。但预计2011财年政府赤字可能达到刷新纪录的1.645万亿美元,GDP占比约11%。2011年5月16日,美国债务总额已达14.29亿美元上限,累计债务占GDP比重达97.5%,而国际警戒线为60%。
      4月20日标普下调美国债评级展望。此举对两党间往往是恶意相向的政治争论亮出“黄牌警告”,可能有助于奥巴马推动“新政”长期策略的进程。
      二、奥巴马外交、安全政策
      外交是一国内政的延续,对外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受一国内政的影响和制约。奥巴马提出注重“巧实力”的外交思想,勾画出了其“奥巴马主义”的外交特点,体现出强烈的实用主义色彩,降低了美国的理想主义调调。
      国家安全方面,金融危机后的美国对外摒弃了布什的“牛仔主义”做法,从反恐第一走向经济优先,以立足国内,强基固本;淡化单边色彩,提出国家安全不是“零和游戏”,美国不再单打独斗,而是领导其他国家共同分担责任;一改布什时期的先发制人,加强对话磋商,采取多种手段以慎重使用武力。
      奥巴马外交、安全政策在出军利比亚问题的应对上有明显体现。奥巴马将美国在利比亚的军事角色定位为:当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受到威胁时,美国有责任干涉外国冲突,但采取行动的责任不应只是美国的。
      奥巴马上任后,有人将其主要对外事务归结为两场战争: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三个热点问题:伊朗核问题、朝鲜核问题和中东和平进程。
      (一)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
      2011年美国将从伊拉克全面撤军。如果实现撤军,这将可能是奥巴马最具体的外交政策成功,以此兑现其又一项竞选承诺,并借助外交舞台的这一胜利增加其竞选连任的优势。
      本·拉登被击毙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增添依据,但阿富汗是美军控制中亚的最佳位置,也是美国在未来遏制中国和俄罗斯的重要一环。
      (二)伊朗核问题、朝鲜核问题和中东和平进程
      在本届任期内,奥巴马对伊朗和朝鲜的核问题上可能取得一些进展,但或许不会取得重大突破。中东和平进程方面奥巴马政府目前面临两难,加上中东北非“阿拉伯之春”运动更令其政策执行空间被压缩。
      5月19日奥巴马发表的中东政策演讲中“以色列以1967年中东战争前的边界线为基础同巴勒斯坦展开谈判”的提法使以色列大为不满,也引发美国内势力强大的犹太选民的不满。犹太人在美国政治和经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奥巴马2008年大选获胜时得到78%犹太裔选民的压倒性支持,犹太选民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三、对华外交政策及特点
      “美国未来的历史,将取决于我们和中国隔着太平洋遥遥相对的位置,而不是我们与欧洲隔着大西洋遥遥相对的位置”。100多年前,通过“新政”带领美国走出大萧条步入经济复兴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就相当看重中国的影响力。如今,奥巴马“回归亚太”的战略思想也具有相同的蕴意。
      奥巴马政府执政以来的对华政策仍采取“两手政策”。一方面,更看重中国经济实力的崛起和国际影响力的提升,注重与中国的伙伴关系和交流对话。同时,美国的“巧实力”外交需要中国支持,希望中国发挥更多作用。另一方面,受国内利益集团及冷战思维的影响会突然“变脸”,如在经济上要求中国作出更多的让步,包括在人民币汇率、知识产权的自主创新政策,以及市场准入等方面提出更多的要求。
      (一)中美战略对话交流
      奥巴马上台后即提出将中美对话升级为全面对话。2009年4月伦敦会晤时,由胡锦涛主席与奥巴马总统共同倡议将“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升为“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由部长级升为内阁级,以推进双方新时期中美关系发展,就事关中美关系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长期性问题深入沟通交流。
      今年5月9日至10日举行的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重点围绕推进建设全面互利的经济伙伴关系目标进行了深入讨论,达成一系列重要共识。双方签署了《中美关于促进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和经济合作的全面框架》,明确将开展更大规模、更加紧密、更为广泛的经济合作。双方共达成112项具体成果,其中经济轨64项,战略轨48项,涉及能源、环境、科技、交通、林业、气候变化等多领域合作成果。本次对话还首次启动了中美战略安全对话。
      5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开始对美国展开为期八天的访问,是解放军总长在时隔7年后再度访美。陈炳德总参谋长访美落实了两国元首就发展两军关系达成的重要共识,表明了在当前中美关系稳定发展的背景下,中美两军关系也回升向好。两军在维护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以及反恐、护航、维和等非传统安全领域都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面临着良好的发展机遇。
      (二)中美经济关系
      经济领域的中美关系发展一直是美国对外政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中美双方的一致性也主要集中在经济领域,彼此各有所需,但这也是双方利益博弈最激烈的区域,存在冲突和摩擦。仍陷经济复苏泥潭的奥巴马政府一方面为应对严峻的局面需要中国支持,如购买美国国债,继续推动中美双边经济与合作等。另一方面在传统争论如贸易逆差、汇率、知识产权、劳动生产条件等问题上仍存摩擦,例如在国内贸易政治的压力下,中美贸易摩擦形势比奥巴马上任前更严峻了;对华频频发起规模较大的贸易调查,美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
      四、几点启示
      奥巴马“新政”在美国内推行难度日增,舆论认为,后拉登时代中美关系走向将面临更多挑战。
      为维护好自身利益应加强舆论宣传与沟通说服,寻找利益共同点,培养战略互信。应通过积极作为,两国形成良性互动,以促进两国关系朝着积极、稳定、健康的方向发展。
      (一)博得理解认同
      全球化已经使世界从“大分流”时代走入“大趋同”时代。应通过交流博得理解认同,使美方树立“和则双赢,斗则俱伤”的理念,避免冷战思维在中美关系中的蔓延。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制造紧张地缘政治气氛没有意义,只会扭曲双边贸易不平衡的真实经济因素,导致错误认知。
      (二)寻找共同利益,建立战略互信
      中美由于结构性差别而对一些议题有不同的应对举措,存在分歧,导致摩擦是难免的。今年1月胡锦涛主席成功访美,两国关系进入建设合作伙伴新阶段;5月9日至10日,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双方签订经济合作框架文件则标志着这种合作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这些举措都有助于逐步建立战略互信。还应进一步开阔交流,通畅多方位接触渠道。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上海市青浦区蟠龙路200号  邮编:201702  电话:86-21-6976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