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研究成果
 
研究成果 > 研究报告
 G20戛纳峰会主要成果及各方反应 
      2011年11月3-4日,20国集团(G20)第6次峰会在法国戛纳举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和副部长朱光耀陪同与会。此次会议以“新世界、新思维”为主题,分5个阶段讨论了世界经济形势、“强劲、可持续和平衡增长框架”、重大和紧迫的经济金融问题、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等。会议通过了“戛纳行动计划”,并发表了《二十国集团戛纳峰会宣言》。各方予以高度关注,反响不一。现将主要情况简介如下,供参考。
      一、峰会主要成果
      峰会主要有6大议题:重振经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打击农产品价格高位振荡、规范金融市场、提供发展援助、世界经济治理。经艰难磋商,最终达成9大项共计32个要点的公报。在“戛纳行动计划”中,G20成员一致同意:发达经济体将根据各自不同国情,采取措施提振信心、促进增长,并实施明确、可靠、具体的财政整顿措施;新兴经济体将在必要时调整宏观经济政策,保持经济增长势头,减轻通胀压力,增强应对资本流动冲击的能力,成员国都应进一步推动结构改革,提高潜在增长率并扩大就业。
      二、各方反应
      1、国内媒体评价积极
      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媒体转引了外交部长杨洁篪讲话,指出此次G20峰会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在中方及有关各方共同努力下,取得了总体积极平衡的成果。
      同时,国内众多媒体引用了中国代表团发言人马朝旭的四点评述,指出G20峰会取得了丰硕成果。首先,峰会重点讨论了欧洲国家的主权债务问题。解决欧债问题主要靠欧洲自己的努力,一些国家建议通过IMF等渠道协助欧洲和其他地区应对金融领域的挑战。其次,峰会强调在当前全球经济进入困难时期的背景下,G20需要进一步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共同支持经济复苏,恢复市场信心。第三,峰会讨论了国际货币金融体系改革、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国际贸易和发展等问题,达成了一些重要共识。第四,新兴市场国家积极参与有关讨论和磋商,为峰会取得成果发挥了重要的建设性作用。
      2、中方发挥的作用得到充分肯定
      欧洲国际政治经济中心主任弗雷德里克·埃里克松指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峰会上的讲话十分恰当。在欧债危机问题上,中国做了应该做的事情。欧洲自身应证明其对危机范围和应对危机之道有明确的认知,欧洲必须建立一套信用体系。
      澳大利亚经济学家约翰·斯卡拉称,胡主席指出,当前我们所面对的确实不是一场单纯的经济金融危机,这场危机暴露了若干体制机制、政策理念、发展方式的弊端。胡主席讲话对如何化解当前世界经济面临的风险挑战提出了积极建议,受到全球高度重视。
      印度中国问题研究所主任斯里马蒂认为,胡主席在峰会上强调“保增长、促稳定应成为G20峰会的当务之急”,这符合G20推动世界经济增长、有效解决欧债危机的形势需要。中国向世界传递了合作共赢的精神,主张共同提振市场信心,努力促进世界经济增长。
      巴西利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普罗科皮奥表示,欧洲是中国、俄罗斯和巴西重要的贸易伙伴。欧洲债务危机的蔓延也将损害金砖国家的经济发展。在这次峰会上,金砖国家加强协调与合作,维护了新兴市场国家的共同利益。
      巴西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研究所所长塞维利诺指出,中国等金砖国家在应对世界经济金融危机问题上都持有积极主张,强调解决欧债危机应主要依靠欧洲自己,只有努力扩大生产、增加就业,才能为各国经济复苏提供坚实支撑。中国等金砖国家的立场和主张不仅有利于欧美国家,也有利于发展中国家,再次显示出金砖国家在促进全球经济增长方面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表示,中国和西方国家在全球经济治理方面有必要加强合作,共同应对全球经济治理问题。
      3、主要国家及国际机构的评价具有建设性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峰会后坦承,G20峰会没有达成任何关于怎样通过IMF来帮助解决欧元区债务危机的协议,也没有成员国承诺将会投资欧洲金融稳定工具(EFSF)。下一阶段(欧盟)将制定出关于EFSF的指导原则,然后所有IMF成员国将被邀请以适当的方式自愿参与EFSF,G20成员是否能够参与进来还将依赖于这个指导原则。
      英国首相卡梅伦会后表示,最糟糕的事莫过于谁也不清楚到底该同意什么。IMF的职责是帮助困难国家,而非支持汇率体系。他表示,欧元区国家应该采取果断措施保持汇率稳定,而他已经成功保护了英国纳税人的口袋。
      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虽然在峰会前递交了财政改革方案,也被迫同意邀请IMF以每个季度进行评估的方式来公开监督其政策的执行,但在会议期间却公开质疑IMF参与救助意大利的必要性。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称,G20如果无视市场动荡,仅在口头上赞扬欧洲最近达成的协议,发誓维持当前的全球增长轨迹,要求盈余国家做出调整,那将会造成灾难。世界经济现在面临的危险不亚于过去30年间的任何一次危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表示,希望成员国竭尽所能确保IMF融资,以满足成员国对金融救助的需求。她希望IMF重启与希腊的谈判,并核查意大利财政改革措施的实施情况;2012年初将向IMF理事会提交改善监管的具体建议;她表示将于11月7-12日出访俄、中、日三国。
      世行行长佐利克称,G20启动了重建全球经济信心的进程。作为187个成员国的代表,世行关注着欧元区危机溢出效应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此次危机已经给发展中国家的增长前景投下阴影,后者在过去5年里为世界经济的增长提供了三分之二的贡献。此次峰会重新审视IMF在应对此次危机中可以使用的资源,同时达成协议,欧元区采取更多措施避免危机蔓延。
      4、全球主流媒体质疑会议实际成效
      美国《华尔街日报》指出,持续两天的G20峰会乏善可陈,欧洲虽在争取外援注资,以纾困其资金困境方面失败了,但峰会领导人们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挥积极作用予以期待。意大利允许IMF监督其财政改革进程是峰会的一个重大进步。美国总统奥巴马虽然带着解决欧洲债务的意愿而去,但他的角色却被边缘化了(peripheral),并空手而归。
      美联社表示,在本次G20峰会上,中国和巴西等新兴力量正在取代美国和欧洲,在全球事务中发出更有力的声音。发展中国家希望该机制能调整关注焦点,更多地讨论如何增长就业、发展农业及应对极端气候变化。下届峰会将在墨西哥举办,表明发展中国家正在致力于长期变革,以谋求全球经济体系更加平衡。
      彭博社称,G20峰会上对IMF救助犹豫不决将导致欧洲债务危机失控。在峰会上,领导人们并没有给欧洲“签发新支票”,而是要求其自己克服已经长达两年的债务危机。全球经济的决策者们表示,IMF需要拿出一个细节明确的资助“欧洲金融稳定工具”(EFSF)的方案。法国总统萨科齐指出,这样的方案在明年2月前难以出台。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欧洲困境未解,G20既没有达成萨科齐所期望的结果,也没有让欧元区以外的国家满意。美国总统奥巴马之前曾说,解救欧元还有6周时间,现在6周已经过去,欧元脱困依旧遥遥无期。英国抱怨德国不愿掏钱,并表示中国虽然有能力出手相助,但看不出有什么充分理由让中国这么做。
      三、几点看法
      (一)全球经济形势更趋复杂,复苏进程放缓成为普遍共识
      当前全球经济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在增加。2011年第二季度以来,美国经济增长乏力,欧洲债务危机恶化,欧盟经济增长放缓,新兴经济体通胀加剧,全球经济增速逐渐下降。IMF以及经济合作组织(OECD)纷纷下调2011及2012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IMF在9月20日发布的2011年下半年《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预测,2012年全球经济将增长4.0%,较6月份的预测下调0.5个百分点,发达经济体增速下滑是调降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的主要原因。
      (二)峰会议题较多,成员国利益关切点明显不同
      此次峰会就6大主要议题、9个方向进行大范围、多角度讨论,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然而,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的关注点明显不同。前者更关心的是欧洲债务危机的脱困路径,寻求外储盈余国家注资,整顿和稳定国际金融市场;后者则将重点放在促进就业、发展贸易和农业、保持经济持续增长、促进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尽快完善、避免国际大宗商品剧烈波动等方面。这表明,在保持全球经济稳定增长的大目标前提下,G20成员的利益着眼点将逐步细化和异化,协调困难将进一步加大。同时,新兴市场国家的力量在此次峰会上受到更为广泛的关注,特别是加强了内部协调,整体作用明显加强。
      (三)首次明确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进程,人民币将面临更多挑战
      此次峰会虽然没有点名提出要求人民币加速升值,但在峰会公告的第5点强调了“拥有大量经常帐户结余的国家承诺进行改革,增强国内需求,并使汇率具有更大的灵活度”,第9点则明确指出,“将致力于更快速行动,构筑一个更由市场来决定的汇率系统,提升汇率的灵活度以体现经济的基本面状况,避免汇率长时间失准,限制通过低估币值来进行竞争”,同时第9点还再次强调“将进一步推动汇率改革,减少储备的过度积累”。显而易见,第5、9点对人民币有较强的针对性。此外,公告第8点首次明确了特别提款权(SDR)组成方案的改革时间点,“为体现货币随着时间推移的角色变化和特点,SDR的组成将在2015年甚至更早时进行再评估,而符合现有标准的货币才能进入SDR的‘篮子’”。根据第8点的基本要求,人民币的诸多指标符合进入SDR“篮子”的标准,这也是对人民币国际地位的充分肯定。但是,进入SDR“篮子”就必须实现充分的可自由兑换,完成国际化进程。从2015这个时间点来看,人民币能否或者是否需要完成国际化进程都将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课题和严峻考验。
      (四)欧债危机难以通过G20机制解决,而发展中国家对G20寄予更大期望
      峰会前,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曾指出,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的两套杠杆化方案(即主权债务保险机制以及设立可以吸纳中国等国资金的特殊用途工具)都不是非常成熟的构想。这一观点得到与会国家特别是“金砖国家”的普遍支持,并最终在公告中第5点、第10点和11点中得到了突出体现,即在欧盟展开积极自救的前提下,多数成员赞成通过IMF对欧实施援助。
      总的来看,西方发达国家对此次峰会未能就援助欧洲达成任何协议表示强烈的失望,并不得不面对和承认新兴市场国家力量的壮大及其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发展中国家则对胡主席的讲话表示高度赞扬,对G20改革世界货币体系、实现全球经济平衡和稳定增长方面的作用寄予更多期望。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上海市青浦区蟠龙路200号  邮编:201702  电话:86-21-69768000